欢迎登陆阳泉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运行

经济结构不断升级 协同作用显著增强——新中国成立70年山西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二

 时间:2019-09-04       大    中    小      来源:山西省统计局

  内容摘要:新中国成立70年,栉风沐雨,砥砺前行,山西经济总量实现飞跃,经济结构在调整中不断优化,走出一条转变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光辉历程,为迈向高质量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伴随着新中国铿锵前进的步伐,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山西人民团结一心,迎难而上,开拓进取,砥砺前行,经济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辉煌成就,从百废待兴迈向百业兴旺、从内陆封闭迈向创新开放、从温饱不足迈向全面小康,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伟大奇迹。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上,正在走出山西路径,书写山西辉煌。 

  一、经济规模持续扩大,发展的稳定性不断增强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山西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锐意推进改革开放,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实施创新驱动、转型升级战略,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实现历史性飞跃。 

  经济总量连上新台阶。新中国成立时,山西经济基础极为薄弱。1952年1山西地区生产总值仅为16亿元,经过长期艰苦努力,改革开放后的1979年,山西经济总量首超100亿,1995年超过1000亿。进入新世纪,适应全国经济起飞的宏观要求,契合宏观经济快速增长的大趋势,充分发挥山西产业结构优势,山西经济迎来了新一轮快速增长的新周期,经济总量连续跨越千亿元新台阶,2007年超过5000亿元,2011年进入“万亿俱乐部”,成为金融危机之后山西经济生活中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面对国际国内环境的新变化和我省产业结构深层次矛盾的影响,全省上下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一个指引、两手硬”的工作思路和要求,全省经济总量突破“僵局”实现跃升,2018年站上了16000亿的新台阶,达16818.1亿元。 

  经济增长快于全国平均水平。2018年,山西GDP按不变价格计算比1952年增长183.1倍,年均增长8.2%(全国8.1%),1979-2018年年均增长9.5%(全国9.4%),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新中国成立之初乃至很长一段时期,山西经济增长“波澜起伏”,有过近40%的高增长,有过30%多的跌幅,至改革开放前的20多年时间里,山西负增长的年份就有6个。改革开放后,山西经济尽管经历了各种严峻考验,但经济增长的稳定性明显提高,快速增长的周期不断延长。改革开放以来,山西经济连续五年以上两位数高速增长的时期有两个,第一个是1992-1997年,期间年均增长11.8%,第二个是2001-2007年,期间年均增长13.7%,持续时间长、增长速度快,是新世纪以来中部六省唯一实现连续7年两位数增长的省份。2012年以来,面对复杂的国内外发展环境,山西经济开始振荡下行,经济领域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开始凸显,出现了“断崖式”下滑的局面,2016年特别是下半年,全省上下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坚持“一个指引、两手硬”的重大思路要求,以“滚石上山”的毅力和决心,爬坡过坎,走出了改革开放以来最困难的时期。党的十九大以来,全省上下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认真落实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精神和省委省政府各项决策部署,2017-2018年,山西经济呈现出稳中向好、好中提质的特征和态势,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不断提升,经济增速达到7.1%、6.7%,连续两年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人均GDP不断提高。新中国成立之初,山西人均GDP水平很低,1952年山西人均GDP仅为116元,经过几十年的发展,1978年达到365元。改革开放后,山西人均水平提高的速度明显加快,1988年超过1000元,1998年超过5000元,2004年超过10000元,2018年山西人均GDP达到45328元(按2018年平均汇率计算为6850美元),达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水平。 

  二、供给结构不断优化,三次产业共同发力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山西坚持巩固加强第一产业、优化升级第二产业、积极发展第三产业,三次产业结构在调整中不断优化,农业基础地位更趋巩固,工业逐步迈向中高端,服务业成长为山西经济第一大产业,经济发展的全面性、协调性和可持续性不断增强。建国初期,山西产业基础薄弱且单一,以农业为主体的年代却难以满足人们的温饱需求,工业结构单一、技术落后。随着工业化进程不断推进,逐步形成了门类齐全且具有山西特色的现代化工业体系。近年来,山西实施一系列加快服务业发展的重大政策举措,第三产业持续较快发展,增加值占比不断提高。 

  三次产业结构深刻变化,服务业撑起山西经济半壁江山。1958年,第二产业增加值首次超过第一产业,山西进入主要依靠工业推动经济发展的阶段,2015年,第三产业增加值超过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超过50%,服务业“压舱石”、“稳定器”作用开始显现,三次产业协同拉动经济增长的局面形成。1952-2018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山西GDP的比重从24.2%升至53.4%,提高29.2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加值比重从17.2%升至42.2%,提高25个百分点;第一产业增加值比重从58.6%降至4.4%,下降54.2个百分点。三次产业就业结构发生明显变化,服务业就业蓄水池功能日趋明显。2018年末,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比为43.2%,比1952年末上升36.1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占比为23.2%,上升16.6个百分点;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比为33.7%,下降52.6个百分点。 

  农业基础地位更加巩固,由单一种植业为主的传统农业向农林牧渔业全面发展转变。建国初期,山西农业发展以种植业为主,产品种类单一,发展不平衡。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取消农业税到农村承包地“三权”分置、打赢脱贫攻坚战、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等,随着国家一系列支农惠农政策出台,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稳步提高,现代农业体系初步建立和完善。农林牧渔业总产值中,农业比重由1952年的92.2%下降至2018年的61.3%,林、牧、渔业比重分别由0.9%、6.9%和0%提高至2018年的6.8%、24.8%和0.5%。农业现代化水平不断提高。2018年山西农作物机耕、机播和机种面积分别占总播种面积的74%、70%和50%,主要农作物良种覆盖率稳定在95%以上。 

  工业发展从“一穷二白”向中高端迈进,门类齐全、独立完整、有较高技术水平的现代工业体系逐步建立。1952年,山西工业增加值仅2.3亿元,1978年也只有48.1亿元,1985年突破100亿元,2003年突破1000亿元,2018年达到5952.6亿元。截至2018年底,山西规模以上工业涵盖40个大类、157个中类。近年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强力推动,工业经济多个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工业发展质量明显提升。2018年,规模以上工业中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14%,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9.8%。2017-2018年,新能源汽车和高端装备制造业年均分别增长96.8%和35.8%。 

  服务业层次不断提升,现代服务业、新兴服务业迅猛发展。建国初期,服务业作为“非生产部门”,发展相对滞后,主要以批发零售、交通运输等传统服务业为主。随着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生产性和生活性服务需求快速增长,现代服务业蓬勃兴起,发展势头迅猛。顺应居民消费升级的大趋势,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等幸福产业发展方兴未艾。2013-2017年,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年均名义增长8.7%,其中,2017年名义增长13%。1985年全省国内旅游人数和旅游收入分别为360万人次和5000万元,2018年分别达到70377.6万人次和6728.7亿元,年均分别增长17.3%和33.4%。新兴服务业发展迅速,以互联网及相关服务、信息技术、商务服务等为代表的营利性服务业蓬勃发展,近年来一直保持两位数高速增长。2018年,山西营利性服务业增加值增长25.8%。 

  三、需求结构持续改善,投资消费协同拉动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省委省政府深入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增强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拉动力,内需与外需、投资与消费失衡状况显著改善,经济增长逐步转向依靠消费、投资协同拉动。 

  内需贡献不断提升,消费日益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动力。建国初期,乃至很长一个时期,山西经历了居民消费水平低、投资资金匮乏到重生产轻流通、重投资轻消费的较长历程。进入新世纪,全国经济进入快速增长期,宏观调控作用进一步发挥,新一轮投资热潮再次出现,至2012年资本形成率高达68.3%,最终消费率则下降至45.2%。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深刻分析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不断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近年来,省委省政府坚持扩大内需尤其是把扩大消费作为主要着力点,努力实现消费、投资协调拉动经济增长。2017年,最终消费率为56.4%,比2012年上升11.2个百分点;资本形成率为46.1%,下降22.2个百分点。2013-2017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达到63.9%。 

  消费结构持续升级,新兴消费发展壮大。随着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持续改善,从解决温饱到总体小康,正在向全面小康迈进。70年来,山西居民消费升级步伐不断加快,消费形态从基本生活型转向发展享受型,消费品质从中低端转向中高端,服务消费比重不断提高。2017年山西城镇和农村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分别下降至23.1%和27.4%,分别低于全国5.5个和3.8个百分点;2017年山西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中,医疗保健、教育文化娱乐、交通和通信支出占比分别为11.3%、10.9%和10.8%,比2012年分别提高0.3、1.6和0.1个百分点。居民消费不断升级,物质消费由低端迈向中高端,从上世纪80年代的自行车、缝纫机、手表“老三件”到90年代的彩电、冰箱、洗衣机“新三件”,再到新世纪移动电话、计算机和汽车成为消费新宠。2018年年末,全省移动电话用户、宽带接入用户和民用汽车保有量分别为3961.5万户、991万户和655.3万辆,比2012年分别增长43.3%、96.3%和76.6%。 

  投资结构不断改善,投资关键性作用持续发挥。建国以来,投资不但在支撑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也对产业结构调整产生了重要影响。2018年,第三产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的比重为58.7%,比1952年提高27.9个百分点;第一产业投资占比为3.9%,提高3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投资占比为37.4%,降低30.9个百分点。近年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短板领域投资不断加大,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提升供给质量支撑作用明显增强。2018年,高技术产业投资增长20.8%,快于全省固定资产投资15.1个百分点,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为11%,比2015年提高7.3个百分点。工业技改投资增长20.9%,快于工业投资13.2个百分点,占工业投资比重为30.8%,比2015年提高20.3个百分点。 

  四、城乡协调发展,城镇化稳步推进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户籍制度改革等系列政策推动下,山西城镇化进程显著加快,逐步实现了由城乡分割向城乡一体化发展的转变,城乡发展协调性显著增强。 

  城镇化水平明显提高,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扎实推进。70年来,随着农业生产力水平提高和工业化逐步推进,大量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改革开放前,山西绝大部分人口居住在农村,1952年城镇化率仅为9.38%,1978年也只有19.18%,26年的时间内仅提高9.8个百分点。改革开放以来,城镇化进程明显加快,1978-2018年,城镇化率由19.18%提升至58.41%,提高39.23个百分点。近年来,省委、省政府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注重提升城镇化质量,执行各类引进人才政策,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进程加快。2018年末,山西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40.85%,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的差距缩小到17.56个百分点。随着产业发展向城市集中,城镇吸纳就业能力增强。2018年,全省城镇新增就业55.7万人,转移农村劳动力40.9万人。 

  乡村发展呈现新面貌,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逐步形成。70年来,全省统筹城乡发展,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农村生产生活环境,农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2018年末,全省共有乡镇综合文化站1196个,农村文化活动场所2.8万个,农村乡镇卫生院卫生技术人员2.1万人。同时,全省广播人口覆盖率98.8%,电视人口覆盖率99.6%,基本达到全覆盖。 

  五、所有制结构不断完善,民营经济快速发展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不断完善,山西坚持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社会生产力得到解放和发展。 

  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持续推进,国企素质和竞争力不断增强。新中国成立以来,国有企业经过“放权让利”、“抓大放小”、“公司制股份制”等一系列改革,实现了从绝对垄断到合理布局的战略性调整,继续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2018年,在规模以上工业中,国有控股企业实现增加值占比为54.4%。 

  民营经济2快速发展,不断焕发生机活力。改革开放以来,山西民营企业在促进增长、扩大就业、增强活力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近年来,我省坚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推出了一系列鼓励、支持、引导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政策举措,极大激发了市场活力。2018年末,山西民营经济实现增加值8149.97亿元,名义增长11.6%,占GDP比重为48.5%,规模持续攀升;民营工业企业利润增速达32.5%,高质量发展顺利推进;民营经济上缴税金占全省税收收入的67.1%,成为山西财税收入的主要来源。 

  新达规民营企业培育户数为1701户,比上年增加96户,民营企业及个体工商户数量为204万户,同比增长11.4%,市场活力激发,民营市场主体大幅增加;民营经济主体数量占到市场主体总数的94%以上,民营企业及个体工商户从业人员占到全省城镇从业人员的65%左右,民营经济成为吸纳社会就业的重要渠道。同时,山西民营经济从起步时技术含量低的资源型产业,到现在进军汽车、医药等技术含量高的高端制造业,走过一条艰辛的创业创新之路。如今,“互联网+”使传统产业“洗心革面”,新兴产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民营企业更加重视技术和创新。2018年,民营科技企业数量达到810家,比2017年增加228家,增长39.2%;全省企业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为6866件,比2017年增加787件,增长12.9%。随着证监会和上交所正式发布实施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相关业务和配套指引,科创板正式开闸,科技创新型民营企业将迎来新的“春天”。 

  六、收入分配结构逐步改善,居民收入持续增长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山西始终坚持不断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持续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和保障水平,不断壮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完善税收调节机制,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努力实现发展成果由全体人民共享。 

  居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国民收入分配关系逐步改善。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山西按照“两个同步”的要求,千方百计增加居民收入,努力实现居民收入与经济增长同步,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不断提高。2017年,山西政府、企业、个人三者所得比例分别为16.7%、35.5%和47.8%,个人所得和政府所得分别比2012年上升4.2和0.4个百分点,企业所得下降4.6个百分点。 

  居民收入来源多元化,财产性收入占比不断提升。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我国逐步破除了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在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基础上,允许和鼓励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社会生产力。城镇居民收入来源由单一的工薪收入转为多种收入来源并存。2018年,山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占比下降至59.8%,财产净收入提高到7.4%。随着农村外出务工的增加,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增长较快。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和转移净收入占比分别提高到48.8%和23.4%;财产净收入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占比提高到1.6%。 

  收入差距问题有所缓解,脱贫攻坚成效显著。山西不断完善强农惠农政策,加大对贫困地区的财力支持,城乡收入差距不断缩小,农村贫困状况得到极大改善。1978-2018年,山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快于城镇居民0.3个百分点,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总体上快于城镇居民。党的十八大以来,居民收入差距持续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倍差由2013年的2.80下降至2018年的2.64。 

  70年披荆斩棘,70年天翻地覆。山西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取得了重大进展,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显著提升,内生动力不断增强,为迈向高质量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展望未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推动山西经济结构调整优化和转型发展提供了科学指南,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解放思想,坚定不移走改革开放之路,聚焦建设“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示范区”、打造“能源革命排头兵”和构建“内陆地区对外开放新高地”三大战略目标,全省人民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必将实现山西经济高质量发展,谱写新时代山西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发展新篇章。